台灣性歷史的起源,紅燈區的演變

Published by 小E on

西方有句諺語「妓女的存在比人類的文明還早」中國俗語也指出「娼妓是人類最古老的行業』人類有文明至今娼妓仍是中外普遍存在的行業也可以說是現代社會的一部分隨著時代演變,我們稱呼他們為性工作者,那台灣的性產業怎麼演化的呢?今天老司機帶你認識台灣八大行業!

 

台灣性產業四大時期

一.1946-1956年國民政府全面禁娼,導致原本的日本時期的性感業走入地下化,但後來發現廢除

二.1956-2022年公娼後,反而成社會治安更加敗壞,便制定了相關辦法,由政府統一管理就是公娼時期

三.2002年隨著教務普及和女權抬頭,一些團體開始向政府抗爭,台灣便廢除了公娼制度,又回到全面禁娼的日子,不過被抓是罰娼不罰嫖,

四.2011年大法官釋憲後,,只要在姓專區內進行性交易兩者都不罰,若在專區外則都罰但實務上根本沒有縣市感設立性專區,因為政治人物怕被貼上色情的標籤,所以現在的性產業現實上仍無法合法,但是需求還是有嘛!所以性產業鏈在台灣就是一個大家都知道,卻又是而不見的公開秘密!

性交易者國籍換來換去?

台灣引進外籍性工作者約是1990年,對象則是中國大陸的女性,以假結婚真賣淫的管道來台,俗稱大陸妹,但中國國籍比較敏感限制很多,到了2003年就有品質更好且碰便宜的越南配偶替代,而越南小姐也以敢玩打出名號,造成台灣大街巷弄都可以看見越南小吃的卡拉OK店,但隨後又出現了一個問題,越南是母系社會女性都很強勢,取得台灣身分證後,就會申請保護令造成社會上的一些矛盾,政府就順勢限縮其入境的人數,逐漸的越南小吃店就慢慢沒落,所以台灣的GTO們又開始尋找替代品,2008年馬英九上任後開放了中國旅行團跟自由行,GTO們又轉向來找中國大陸的小姐,而2014年中國政府對東莞、海南等地實施掃黃,讓一些小姐們轉來台灣避風頭順便掏金,但2016政黨輪替後,中國方面限縮來台人數,造成小姐們的斷層,剛好蔡英文政府實施了新南向政策,給予東南亞各國,例如泰國、馬來西亞免簽希望能彌補路克不來的損失,這就等同給東南亞性工作者開了某方面大門,2016後賣淫被查獲的東南亞小姐逐年上升,尤其以泰國最多,其次是越南與印尼,再以類型來分析!

性交易工作為六種

第一種:拉客型就是穿著高調配上濃妝在路邊等候路人搭訕「少年欸,要放鬆一下嗎?」台語俗稱「站壁」或稱為「流鶯」他們多出自社會底層,有使用藥物的習慣通常被犯罪集團控制,也是最難以脫離苦海的一群!

第二種:是酒吧女郎這種會在酒吧等待喝酒的客人上鉤或自行搭訕或是跟酒保合作,這種多出現在大城市的咖啡廳或西餐廳比較無組織化!

第三種:綠燈戶就是有別於紅燈戶公娼是有牌的,會集中在特定區域營業,興起沒落都是看政府臉色,開公娼戶的教鴇母,小姐來源是收留經濟狀況不佳的少女加以栽培,或是媒介自願從事性工作的女子,九品芝麻官中包龍星待的鳳來樓就是綠燈戶,不過清朝妓女是不合法的,編劇應該是把明朝的背景錯亂到此劇中!

第四種:應召女郎就是外送茶,由特定集團訓練後專門服務上層社會人士,主要是商界,得有門路才能消費,地點都是私人招待會所或是高級飯店!

第五種:巡迴女郎會以兩三個小姐組團,集結到男性成群或男性居多的工作場所,以方便招攬生意地點都非常隨便,任何隱密處或廁所都可以作業,隔日又巡迴到他地!

第六種:按摩半套小姐,路上看到的養生館不少也都暗藏全套情色交易,近年資訊發達,什麼某某論還是臉書社團,都有許多個人工作室陸續成立以CP值著稱!

 

台灣紅燈區目前有哪些呢?

第一種是公娼,目前台灣的公娼只剩一家就是桃園的天天樂,現在的法規是公娼牌不再發放,現有的公娼牌也不德繼承或轉讓,所以負責人過逝的話牌照就會作廢,也就只好關門,也就是說隨著時間流逝就注定凋零!

第二種是私娼,在台灣的私娼寮俗稱「豆干厝」、「鐵支路」等,豆干厝通常隱身在巷弄內以鐵皮屋居多,建築物均為四四方方就像豆干所以就稱作為豆干厝,另外學者研究,清末福建移民沿著淡水河到三重定居時,因為都是同安人,所以有人把同安厝聽成豆干厝也有一說,而台灣就有名的豆干厝在三重,但2017年被政府給拆了現在豆干厝的小姐們已經轉戰板橋後站等處,鐵支路則因緊鄰火車鐵路旁而得名因為噪音太大導致地價便宜,久了就變性產業聚集地,最有名的鐵支路就是基隆龍安街緊鄰三坑火車站附近靠近基隆港,全盛時期酒家、PUB、小吃店林立消費人口以軍人、船員、工人居多日治時期就已經存在!

第三個是理容院、按摩店,理容店多存在於中南部是過去男性打理門面的地方,裡面有咖啡、茶飲可以享用選好服務生後會進行洗頭、按摩、刮鬍子、泡腳與修指甲等服務,是早期相當享受的娛樂,而性服務只要打好價錢,就可以進行!

第四種是應召站,就是媒介小姐與嫖客的中間人,消費給需求後應召站安排小姐與地點,這類的保密性質高,小姐也可以選擇兼差或全職,這類的小姐因為被抽成高,收入較低,而隨著時代進步,台灣的性產業也在轉變像是近年來興起的是樓鳳型是交易方式,業者會以LINE當作媒介,每日提供班表、小姐資料給客人只要講好了就可以交易,就這樣台灣的性感業從以前的「實體零售」模式轉變為「網路購物」模式,對消費者的好處更加透明、資訊更加公開且選擇更多,去除中盤商,降低商品價格,對業者好是能踢出原本模式中佔據利潤最大的三七仔把市場擴大提高獲利,且被抓風險更小,隨著公娼、私娼、應召站的式微這不意味著性產業會消失,他只是反映了舊有的經營模式需要改變,像是旅遊龍鳳模式,利用的就是網路發達、資訊流通迅速且排除性感夜中剝削最大的中介商因此得以蓬勃發展,未經許可的性感業在台灣仍是違法的地下產業,但法律會與時俱進犯罪也會走在法律面前,一昧防堵性產業攤在陽光下是無助於現狀的,同樣的咱們爸媽年盛行的相親,也越來越看不到了拜科技進步所之賜,現在人一人一支手機,手機就是最好的媒介!